印媒:世界习惯了廉价的中国生产力量,这将发生改变

资料图

问题是煤不再便宜。在经历一段持续的紧缩时期后,2016年,大量危险和不受监管的矿山被关闭,使得2017年煤炭成本跃升40%。直到新冠疫情来袭,价格才再次下跌,自那以后就已经反弹,今年8月同比上涨57%。

如果终端用户将烧煤转化的电力用来生产高价值商品,那么这种涨价可能还可以被忍受。但事实往往并非如此。中国现在的人均用电量超过英国和意大利,但在人均经济产出方面却不及这两个国家。中国政府决心在2030年前达到排放峰值,并在2060年前实现零排放。因此,中国政策制定者将所谓的“两高”(高污染高能耗)产业视为罪魁。这些是近几十年增长最快的行业,如水泥、钢铁、炼油、化工和玻璃。它们合计占中国排放总量的一半以上。

根据中国国家发改委近期发布的新规定,居民和农业消费者仍将按固定价格购买电力,较小的用户将看到电力成本在一个区间内波动,而“两高”产业用电价格没有上浮限制。因此,这将减轻电网的需求压力,并鼓励低能效用户升级以增加更多产值。

这听起来是一个不错的解决方案。但我们也不应该低估涟漪扩散的方式。近几十年来,世界已经被廉价的中国生产力量所吸引。大约一半的金属在中国生产,将近1/5的石油在中国提炼。从铝到太阳能电池板再到比特币,能源需求旺盛的产品依赖于中国较低的工业电力成本,以压低自身价格。随着“两高”产业的电力成本开始上升,那些遭遇洪灾的山西煤矿所带来的全球经济通胀压力可能刚刚开始。

如果北京希望在不损害经济的情况下管理好这一转变,它将需要在采取措施降低需求增长的同时,释放能源供应方面的压力。这就有赖于可再生能源。(张旺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