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射。美国漫游者也在路上。许多国家将“探索

7月30日(李宏宇)“地球是人类的摇篮,但人类不能永远生活在摇篮里。”火箭专家齐奥尔科夫斯基曾经说过。作为太阳系中与地球最相似、距离相对适中的行星,人类一直向往火星。

2020年7月,人类对火星的探索似乎异常繁忙。前后差不多,在阿联酋的“希望”号火星探测器和中国的“田文一号”火星探测器发射后,当地时间7月30日,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研制的“百折不挠”号火星车也开始了它的“火拼之旅”。

图为火星探测器“毅力”的渲染。 跨国探测器“在同一舞台上竞争”

火星成为深空探测的“角斗场”?

国际火星探索始于20世纪60年代。2020年之前,美国、苏联/俄罗斯、日本、欧洲和印度先后进行了44次火星探测任务,但完全成功率不到50%。尽管探索火星困难重重,但人类的步伐从未停止。

数据地图:火星。 沙尘暴经常对火星贫瘠的表面造成严重破坏,这里曾经存在液态水...半个多世纪以来,日新月异的科学技术加深了人类对这个星球的了解。每当有关于火星的新发现,人们探索火星的热情就会再次被唤起。

2020年7月20日,第一个火星探测器“希望号”在阿联酋由日本H-2A运载火箭成功发射,拉开了2020年国际火星探测的序幕。

2020年7月23日12时41分,长征五号丁运载火箭搭载了中国首次火星探测任务——田文一号探测器,并在中国文昌航天发射场点火。郭文斌 仅仅三天后,中国的“田文一号”成功发射,迈出了中国首次独立火星探测任务的第一步,也为中国的行星探测计划更进一步做好了准备。

目前,来自中国、美国和阿联酋的火星探测器正在“同台竞技”,向火星进发,而原本计划同时发射火星探测器的欧洲航天局将计划推迟到2022年。

此外,日本还计划在2024年发射探测器访问火星卫星火卫一和火卫二,并计划在火卫一着陆进行采样和返回地球。

在印度,虽然今年还没有制定明确的火星探测计划,但考虑到印度在2013年发射了第一颗火星探测器并成功进入火星轨道,未来将有更多的国家加入“火星探测”团队。

数据地图:美国宇航局好奇漫游者。 好奇的复制品?

毅力有这些不同之处

从1997年登陆火星的索杰纳号开始,从2012年开始探索火星的勇气与机遇号和好奇与毅力号将成为美国宇航局第五个登陆火星的探测器。

当火星车“坚忍号”着陆时,它会先选择拍摄地点,然后比较地形,最后确定着陆地点。(来源:美国宇航局官方网站) 为了尽可能降低任务成本和风险,“坚忍号”的任务设计主要基于火星科学实验室(MSL)的任务架构,包括“好奇号”探测器和验证着陆系统。

然而,尽管有许多相似之处,许多“锲而不舍”的硬件设备和软件系统仍然不同于以前。

“毅力”探测器在火星上执行任务时的路线图。(来源:美国宇航局官方网站) 例如,“毅力”这个轮子更强,更适合火星探索;有23台摄像机将记录着陆过程;配备了新的麦克风,预计地球将首次“听到”火星的声音……在“坚持不懈”和“好奇”之间最重要的区别之一是,前者配备了一个样本缓冲系统,将能够收集和储存火星上的岩石和土壤样本。

当地时间2020年3月12日,美国宇航局发布了“tact”火星直升机的模拟地图。(来源:美国宇航局官方网站) 此外,“毅力”是值得注意的,因为它还携带一个实验性的微型直升机“tact”,重约1.8公斤。一旦火星车找到合适的位置,“智慧”号就会脱离它,进行几次试飞。

美国宇航局官员表示,如果“tact”任务成功,直升机可能会在未来的火星探测任务中频繁使用。直升机将独立进行大量的科学研究,例如探索洞穴和悬崖,这对于漫游者来说是很难到达的。

为探索火铺平道路,

在不同的国家有许多检测任务

2021年2月18日,经过近七个月的漫长星际旅行,毅力号将在火星的杰泽罗陨石坑着陆。届时,它将开始一系列被寄予厚望的探索任务。

图为机遇号从火星表面返回地球。(来源:美国宇航局官方网站) 寻找古代生命曾经在这里存在的“线索”;记录火星的气候和地质特征,收集火星样品;尝试将火星大气中的二氧化碳转化为氧气……根据计划,这些任务将持续至少一个“火星年”,相当于地球上大约687天。

然而,考虑到美国宇航局先前探测器的任务时间,坚持不懈号预计需要更长的时间来完成它的任务。

当地时间7月20日,日本三菱重工用H2A火箭发射了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的火星探测器希望号。 在火星上空,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希望”号将通过在赤道附近的轨道运行,收集火星不同地区不同季节和不同时间的全天候气象数据,以帮助科学家更全面地了解火星的气候条件。

这可能有助于解开火星的一个重要谜团:为什么火星环境已经从河流、湖泊和海洋变成了一个荒芜的状态。

与此同时,中国的“田文一号”计划完成火星的“环行、着陆和巡逻”,希望实现对整个火星进行全球观测、火星成功着陆和用火星车进行巡逻调查的目标。

如果成功,这一“旅程”将使中国的深空探测能力和水平突飞猛进,成为世界上第三个登陆火星和第二个巡视火星的国家。

可以说,许多国家在这次旅行中有许多任务,所有这些都将为人类在未来探索这颗红色星球铺平道路。

“探火”之路并不孤单。

人类探索的道路不会停止

前往火星的“坚忍号”将远离地球,但它将驻扎在一个对其家园有着深刻“记忆”的遥远星球上。

美国宇航局将全球近1100万人名字的硅片安装在漫游者保护罩下的铝板上。在这个铝板上,地球、太阳和火星的图案被蚀刻,传达了通信者想要“一起探索”的秘密编码信息。

当地时间6月17日,美国宇航局展示了一张纪念卡,它将带着“毅力”飞往火星,向世界上所有抗击新型冠状病毒的医务人员致敬。(来源:美国宇航局“毅力”火星探测器社交媒体官方账户) 与此同时,一块刻有地球图案的铝板和一根蛇棍将一起前往火星,向在全世界抗击COVID-19流行病的医务人员致敬。

这些名字和信息将提醒人类,在遥远的火星上,探测器从未真正独自旅行过。

火星探索是一个漫长的过程。纵观人类探索火星的历史,每一次不成功或成功的探索都是下一次未知探索的注脚。

“去修远的路很长,所以我要走上走下。”

人类文明史实际上是一部不断探索未知世界的历史。正是由于对未知世界的好奇和尴尬,人类探索的步伐越来越快...(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