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寒冷的夏天不问问题地穿越东西方——写在C

新华社日内瓦7月30日电。特别报道:在半年的时间里,穿越西方和东方,不问任何问题——写在COVID-19流行病构成“国际关注的公共卫生紧急情况”的时候。

新华社记者陈叶

自世界卫生组织1月30日宣布COVID-19的肺炎疫情构成“国际关注的公共卫生突发事件”以来,这一突发疫情已经经历了寒冷的夏季,目前仍在世界范围内迅速蔓延。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发布的最新数据,在COVID-19中有16,558,289例确诊病例和656,093例死亡病例。疫情的迅速蔓延、感染范围的广泛以及防控的难度超出了许多人的预料。

这种流行病给世界带来了巨大的冲击,它也像一面镜子,反映了世界上的各种事物。面对它可能不得不与病毒长期共存的现实,人们越来越认识到,只有团结合作,在与这一流行病的斗争中做到“不问问题”,他们才能最终战胜共同的敌人。

关注当下:疫情远未结束

半年前,新型冠状病毒鲜为人知。现在,COVID-19流行病的阴影已经笼罩了整个世界。“COVID-19肺炎疫情是我们自联合国成立以来共同面临的最大考验。”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说。

美国是世界上疫情最严重的国家。根据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实时统计,截至29日,美国累计确诊的COVID-19病例数已超过440万,累计死亡人数已超过15万。统计显示,自1月下旬报告第一例确诊病例以来,累计病例数达到100万,在美国用了99天;从300万例到400万例,美国只用了15天。根据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的一项新研究,美国实际感染人数可能是官方统计数字的6到24倍。

美国作为世界第一经济技术大国,经济实力雄厚,医疗技术水平领先,疫情爆发晚于亚洲和欧洲,因此有相对充足的准备时间和其他国家的防控经验作为借鉴。然而,这种流行病在美国的迅速蔓延及其灾难性后果令整个世界感到惊讶。美国政府的“花哨的防疫”行为是很难指责的。专家警告说,根据目前的流行趋势,到11月1日,将有20万美国人死于新型冠状病毒。

美洲大陆其他国家的情况也不乐观。泛美卫生组织最近发布的一份报告称,拉丁美洲和加勒比海地区已经成为世界上疫情最严重的地区。

在严格的预防和控制措施下,欧洲的疫情趋于缓和,但自6月份以来,许多国家的疫情有所回升。德国、奥地利和其他国家最近加强了预防和控制措施,要求人们在公共场所戴口罩,并对来自高流行风险国家和地区的乘客进行强制性病毒检测。

在非洲,这一流行病正在迅速蔓延,公共卫生保健系统面临巨大压力。在亚洲,这一流行病在人口众多的印度的传播最近显著加快,确诊病例超过150万;一些东南亚国家的疫情也在上升,新确诊病例仍然很多...

根据世卫组织的数据,世界上每增加一百万个病例所需的时间正在逐渐缩短。目前,一些国家的防疫措施已经成功减缓了病毒的传播,但并没有完全阻断它。随着一些国家和地区“解除流行病的封锁”,新型冠状病毒在许多地方卷土重来。

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赛承认,现实是残酷的,疫情远未结束。

回首半年:一面镜子,折射出成千上万的东西

COVID-19流行病就像热带雨林中的一只蝴蝶,它扇动的翅膀在世界各地的各个领域引发了海啸。这种流行病也像一面镜子,反映了“人类最好的和最坏的一面”。

在这种流行病的影响下,全球经济深陷困境。世界银行在6月份预测,今年全球经济将下降5.2%,这是“二战以来最严重的经济衰退”。全球就业市场形势严峻,企业倒闭、产业链断裂和大规模失业的严重程度远远超出预期。

为了遏制疫情的蔓延,各国已采取措施限制不必要的商业活动和个人旅行。但与此同时,生产和消费也受到严重影响,民生压力急剧增加。为了重启经济,许多国家都在逐步推动恢复工作和生产。但是,由于一些复工活动的迅速开展和人民群众防疫措施的落实不到位,许多地方疫情反复出现,防控措施不得不再次收紧,复工生产和经济复苏之路再次遇到变数。

在这种流行病的情况下,一些人选择弥合他们的分歧,相互支持,团结起来与这种流行病作斗争,而另一些人则选择与所有人作对,与伟大的正义感背道而驰。正如谭德赛所说,这一流行病展现了人类最好和最坏的一面,包括坚韧、创新、团结和善良,以及将这一流行病政治化的耻辱、虚假信息和丑恶现象。

人们已经看到,美国政府对外“倾销”其他国家,对内压制专业人士的意见和建议,导致国内疫情日益严重。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感叹道:“无论从哪个角度看,美国都是最糟糕的国家之一。”路透社的文章直接指出,美国对COVID-19肺炎疫情反应不佳,已成为全球经济持续复苏的最大风险。

令世界更加震惊和愤怒的是,当各方携手防控,许多国家领导人呼吁团结合作时,美国政府却厚颜无耻地宣布退出世卫组织。日本《东京新闻》的社论直言不讳地说,此举“将整个世界置于危险之中”。英国著名医学杂志《柳叶刀》的主编理查德·霍顿甚至谴责说,在世界面临人道主义紧急情况的关键时刻,美国退出世卫组织无异于“玩流氓游戏”。

美国斯坦福大学弗里曼-斯波格利国际研究所的高级研究员弗朗西斯·福山最近写道,成功应对流行病的因素包括国家能力、社会信任和领导力。一些国家具备所有三个因素——有能力的国家机器、公民信任和倾听的政府,以及能够发挥作用的领导人。这些国家表现突出,损失有限。在一些国家,政府功能失调,社会两极分化,或者领导能力差。这些国家的糟糕表现使其公民和经济面临危险和脆弱性。他指出,美国对这一流行病的反应非常糟糕,其国际声望严重下降。

面向未来:关乎生存和发展的“大考验”

流行病,不分国界和种族,是人类的共同敌人。在过去的六个月里,在与COVID-19流行病的艰苦斗争中,人类付出了痛苦的代价,成千上万的新生命突然得到了休息,成千上万的家庭遭受了分离的痛苦,数百万人由于社会混乱而陷入了生活困境,无数的工厂和企业难以为继...

人们必须认真思考如何应对这个关系到全人类生存和发展的“大考验”。在应对全球公共卫生危机的过程中,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紧迫性和重要性更加突出。

-旧的“秩序”还是新常态?

鹿走进日本商店寻找食物,海狮爬上阿根廷港口,美洲狮在智利圣地亚哥街头奔跑……当人类不得不“禁止”自己时,野生动物变得越来越活跃。一些科学家称这种现象为“人类停顿”。

显然,COVID-19流行病极大地改变了人类生活。统计数据显示,至少有45亿人生活在保持社会距离的政策下。

世界何时才能从新型冠状病毒的阴影中走出来?许多专家认为,新型冠状病毒目前还没有从任何国家完全消失,任忠在应对COVID-19大流行方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未来,人类可能不得不面对与新型冠状病毒长期共存的新常态。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安东尼·福奇直言不讳地表示,他认为新型冠状病毒无法“根除”。

如何走出疫情的阴霾?世卫组织明确表示,控制COVID-19的爆发永远不会太迟。负责任的政府政策是一面,有意识的公民行为是另一面。在抗击疫情的努力中,每个人都是自己行为的风险评估者和决策者,个人责任不可推卸。人们需要继续调整他们的日常行为,以尽量减少病毒的传播。

人类能重获以前的“自由”吗?我们怎样才能与自然和自然界中的每个“公民”更和谐地相处?《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秘书处秘书长伊沃尼·希古罗(Ivoni Higuero)说,COVID-19的爆发为人类重新审视野生动植物贸易领域的政策和措施以及反思人与自然的关系提供了机会。

-全球化还是封闭?

面对疫情,独立工作是有益的,还是共同作战是有效的?放眼世界,抗击流行病的半年战争已经指出了面向未来的答案。

古特雷斯指出,“虚假信息的传播”在全世界越来越严重,现在应该是强调科学和寻求团结的时候了。

《柳叶刀》发表了最新的社论,称应对疫情需要国家间的公开合作,缺乏团结对每个人都是一种威胁。

以色列历史学家、三部曲《人类简史》的作者尤瓦尔·哈拉里(Yuval harari)认为,COVID-19流行病“可能是我们这一代人面临的最大危机……流行病本身及其造成的经济危机是全球性问题,只有全球合作才能有效解决这些问题。”

美国库恩基金会主席罗伯特·库恩说,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愿景促使我们为共同利益采取行动,这符合这个动荡时代的需要。

人类是休戚与共的命运共同体。全球抗击COVID-19肺炎的实践表明,只有相互应对、相互支持、团结合作,国际社会才能最终战胜危机,捍卫人类的共同家园。(参加记者采访:何、尚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