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就业增长乏力:裁员潮凶猛 非洲裔是永远的痛

北美观察到美国的就业增长很弱:裁员潮很激烈,非洲裔美国人总是很痛苦

当地时间9月4日,美国劳工部公布的数据显示,8月份美国失业率继续下降至8.4%,但仍远高于疫情爆发前的水平。非农部门新增就业岗位137.1万个,连续两个月放缓,表明就业增长势头正在减弱。与此同时,美国就业市场的种族不平等依然突出,以非裔美国人为代表的少数民族失业率明显偏高,金融形势最为严峻。

许多经济学家认为,联邦政府需要关注收入分配改革。只有缩小贫富差距,才能最终刺激消费和投资。目前,政府支出的减少导致消费者支出下降,从而拖累了经济复苏。股市过去两天的下跌也反映出投资者担心估值过高、复苏乏力和美国大选等因素带来的不确定性。

就业增长动力不足

根据美国劳工部9月4日发布的数据,美国8月份失业率环比下降1.8个百分点,至8.4%。尽管持续下降,但仍远高于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前的水平。非农部门新增就业人口137.1万人,低于7月份的173.4万人和6月份的478.1万人,增速连续两个月放缓。

数据显示,8月份私营部门新就业人口为102.7万人,低于7月份的148.1万人,也低于132.5万人的市场预期;政府部门新雇用了344,000人,约占新雇用的非农业人口的四分之一,包括238,000名临时人口普查工作人员。

据分析,8月份,临时工占政府部门新增就业人口的70%,表明政府部门的就业数据存在“水分”。美国劳工部也承认,8月份政府部门就业人数的增加主要反映了2020年人口普查的临时招聘。

与此同时,数据显示,8月份非农业部门的就业人口仍比2月份少1150万,自2月份以来,永久失业人数也增加了210万。与此同时,在过去4周内,仍有2,420万人因企业倒闭或失去业务等因素而无法正常工作,这突显出疫情对美国就业市场造成的“内伤”。

彭博分析称,美国劳工部发布的数据显示,劳动力市场仍在复苏,但进展并不快,非农部门就业人口仍远低于疫情爆发前的水平。能否实现进一步增长取决于美国能否有效控制新冠肺炎疫情,以及国会能否打破新一轮救援计划的僵局。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哥伦比亚大学教授埃德蒙·菲尔普斯(Edmund Phelps)在接受中央电视台采访时表示:“现在的问题是,失业率在中长期内将如何变化。”当然,一切都取决于疫情的进展...但我认为,美国很可能需要10年时间才能将失业率恢复到正常范围。”

此外,最近美国公司裁员的消息让外界担心就业复苏将难以持续。据challenger,gray & 9月3日圣诞节发布的数据显示,美国公司8月份又宣布裁员11.6万人,其中航空公司首当其冲,今年迄今为止裁员总数已达到创纪录的196.3万人。

“上月裁员最多的行业是运输业。在旅行减少和联邦政府援助不确定的情况下,航空公司开始作出取消人员的决定。”该机构的高级副总裁Andrew Challenger说,“越来越多的公司最初只是暂时解雇员工或强制休假,现在已经永久取消了这些职位。”

种族不平等非常突出

美国劳工部发布的最新数据也显示,少数民族在疫情中的影响普遍高于白人。其中,非裔美国人的失业率为13%,亚裔美国人为10.7%,西班牙裔为10.5%,白人最低,仅为7.3%。

彭博分析师Katia Dmitriyeva表示,黑人和白人的失业率正在回到2: 1的比例,因为非裔美国人需要更长时间才能再次找到工作,而且他们的工作受经济衰退的影响更大。

美联储主席鲍威尔早些时候指出:“对于非裔美国人和拉美裔人来说,失业率尤其严重。”长期以来,非裔美国人和西班牙裔美国人的就业前景受到许多因素的影响,包括教育水平、较高的犯罪率和工作场所无形的歧视。目前,白人的失业状况有所改善,但非洲裔美国人等少数民族重返就业的进展非常有限。

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在一份报告中称,美国长期以来一直存在系统性健康、经济和社会不平等问题。少数民族在医疗、住房、教育、刑事司法和金融领域面临的系统性歧视限制了一些少数民族的职业选择,迫使他们在新型冠状病毒感染风险高的行业工作。

与此同时,根据纽约联邦储备银行最近发布的一份研究报告,美国白人拥有的企业数量下降了17%,而西班牙裔和非裔美国人拥有的企业数量分别下降了32%和41%。该报告指出,自疫情爆发以来,即使是最健康的非裔美国人拥有的企业在财务方面也处于不利地位。他们不仅现金流不佳,而且与金融机构的关系也不稳定。

从以往的经济复苏和金融市场的表现来看,以白人超级富豪为代表的美国富人正在从流行病造成的经济衰退中复苏,其中许多人“坐在火箭上”,资产价值持续上升。然而,以非裔美国人为代表的少数民族正面临着裁员的巨大影响,使得他们很难摆脱经济困难。正如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健康公平研究中心主任丽莎·库珀所说:“这种流行病更清楚地表明了美国社会长期存在的种族不平等。”

美国股市开始回调了吗?

随着美国实体经济的衰退,股票市场达到了创纪录的高点,这加剧了种族不平等、资产价格泡沫、民粹主义等问题。根据《商业内幕》网站此前的报道,由于金融市场的表现,在新型冠状病毒大流行期间,美国亿万富翁的净资产总额增加了6370亿美元。与此同时,超过4000万美国人申请失业救济,贫富差距继续扩大。

然而,在过去的两天里,科技股逆转导致的美股下跌引起了各界的广泛关注。首先,9月3日,三大指数均创下自6月以来的最大单日跌幅。9月4日,美国股市上演了“过山车”行情。道琼斯指数一度下跌超过600点,纳斯达克指数下跌超过5%。然而,在下午,受银行股和一些科技股复苏的推动,美国股市的跌幅收窄,最终道琼斯指数收盘下跌0.56%,S&P 500指数下跌0.81%,纳斯达克指数下跌1.27%。

美国京顺基金高级基金经理李善全在接受央视采访时表示:“过去两天美股下跌的因素很多,很难说哪个因素起了决定性作用。首先是获利。世界上没有一个股票市场每天都在上涨。在这样困难的情况下,会有这样的回报。恐怕不少人都想把自己的收入变现,尤其是科技股。”

瑞银(UBS)全球财富管理美洲股票主管大卫莱夫科维茨(David Lefkowitz)认为,目前的抛售更多地是由市场的技术因素推动,而非企业利润前景或经济基本面的任何变化。"大型科技股在估值扩张方面存在一些最大的泡沫."他表示:“市场上估值最高的股票受到的冲击最大,这并不奇怪。”

《华尔街日报》援引市场观察人士的话说,随着科技股不断上涨,到处都可以看到警告信号。尽管科技股的估值不是股市的良好晴雨表,但它的估值越来越高。投资者可能需要反思股价仍处于高位的科技股,这可能意味着资金要么会更多地流向落后行业,推动科技股进入调整期,要么开始一轮适当的回调。

李善全同时指出:“另一个因素是,美国大选的前景令人困惑。每隔一段时间,对选举结果或投票的预期就会交替出现,这将增加各类投资者的不确定性。无论是安排赢得特朗普或拜登的投资者,合理调整他们的头寸可能是一个合乎逻辑的选择。可以预见,随着选举日期的临近,市场波动性将会加大。”(中央电视台记者顾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