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农村生源超2成,让寒门出“贵子”也出“人才”

清华的农村学生人数超过20%,这就使得“贵子”和“人才”的大门冷了下来

■观察者

当穷人既有“贵子”又有“人才”时,教育公平还可以通过社会公平来促进。

据媒体报道,9月7日和8日,清华校园正式迎来了3800多名“零词班”新生。2020年,清华大学已经招收了3500多名大陆学生和60多名港澳台学生。其中,西部省份学生约占26.6%,农村和贫困地区学生占20.2%。20.2%,这是近年来的新高。一时间,“一个穷人还能生一个高贵的儿子”再次成为一个社会话题。

前些年,“在冰冷的门里很难生出高贵的孩子”这个话题曾经引起了很多讨论,也触及了很多人的痛点。

2006年1月,国家教育科学“十五”计划课题组“中国高等教育公平研究”对全国重点大学进行了调查。研究表明,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清华大学、北京大学、北京师范大学等全国重点大学新生中农村学生的比例有所下降:2000年清华大学农村学生的比例为17.6%,比1990年下降了4.1个百分点。17.6%,不是最低点。往年,清代北部农村学生的数量可能是“十分之一”。

但事情显然正在发生变化。近年来,来自青北等名校的农村学生比例逐年上升。以今年为例,与2018年相比,清华大学农村学生的比例提高了2.3个百分点,抵消了城市化对农村学生比例的影响,因此会引起“穷人还能生你的儿子”的乐观情绪。这一变化是由于针对农村学生的自我提高计划和针对贫困地区学生的国家特别计划。

无论是清华大学2011年启动的自我完善计划,还是2012年启动的国家专项计划,其系统设计理念都很明确:向贫困地区倾斜。

如果说“冷门生贵子难”是起跑线与逆向倾斜政策(如步行、加分、自主招生等)之间的差距重叠的产物,代表着某个阶层的固化趋势,那么这些计划,再加上那些清理高考加分混乱的行动,就是教育公平的制度性努力。

虽然市场上有人怀疑,对低录取分数给予优惠待遇和采取单独招生计划对城市学生是不公平的,有反向歧视的感觉,但它只坚持结果公平的观点,而没有考虑不同考生的不同成长环境、学习条件和资源获取门槛。在以往的高考制度对整个城市的学生都有利的背景下,这也是一个兼顾起点公平和过程公平的补偿性公平举措。

对于来自贫困学校的学生来说,重视过程评价不仅给了他们在最终入学考试中的平等机会,更重要的是,让他们享受更高质量的教育。

这就需要进一步加大对农村学校的投入,改革教学方法,使他们能够接受完整的基础教育,而不仅仅是成为“小城镇的问题制造者”——虽然他们可以被名牌学校录取,但由于缺乏综合能力和素质,他们进入大学后没有长期的发展潜力。

贫困学生想成为的是人才,而不是“985废物”或“甚至不是985废物的普通高校的废柴”。

重要的是让贫困学生成为人才,增加农村学生进入重点大学的比例,但这还不是全部。

必须承认,无论如何增加农村学生进入青北的比例,大量农村学生主要进入地方本科院校和高职院校。

然而,这应该在“放弃学历”和“发展职业教育”的框架下进行包装和检验:为了让更多的贫困学生成为人才,每一所本科院校和高职院校都应该办好,这样即使他们接受了职业教育,贫困学生也可以在职业发展中取得成功——他们不必为了成为贵族子弟而只看几所名校。

当穷人既有“贵子”又有“人才”时,教育公平还可以通过社会公平来促进。那时候,会不会远离“冷门难产”的痛苦?

□熊丙奇(教育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