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杀人案六大细节:嫌犯作案动机、警方渎职与否

  原标题:江西杀人案引发关注六大细节:嫌犯作案动机、警方渎职与否

  记者 | 肖洁

  连日来,江西乐安县山砀镇连续发生两起恶性案件,8月8日造成山砀村一对康氏夫妇死亡、一名7岁男童受伤。5天后,厚坊村一名驻村扶贫干部死亡。

曾春亮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警方称这两起凶案极可能系同一人所为。潇湘晨报记者注意到,第一起凶案发生后,乐安县公安局悬赏5万元通缉曾春亮。第二起凶案案发,乐安警方将悬赏金额从5万元提高至30万元。

  8月16日下午4点半,经历了当地公安、武警、民兵等千余人加入,设立多个卡口,深入山林进行地毯式搜捕等方式,嫌疑人曾春亮在乐安县山砀镇航桥村附近被警方抓获。

  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中。

  01

  是否存在警方渎职?

  潇湘晨报记者注意到,嫌疑人被抓获当天,正是康氏夫妇下葬的日子。

  他们的女儿康芸(化名)在社交平台撰文,“凶手抓到了!我终于可以直视我父母的画像了,父母终于可以瞑目。我知道接下来的路更漫长,但是我会坚持住,因为我父亲说过我是他的掌上明珠。”

  据康芸介绍,在7月22日,她母亲就撞见曾春亮藏匿在她家三楼。此前家人与曾春亮并不相识、也没有过任何交集。“母亲打扫三楼卧室的时候发现他躺在里边,后来曾春亮用螺丝刀刺伤哥哥便逃跑,走时还威胁不让报警。”

  7月22、23日、24日,康芸家属都有报警,并前往公安局做了笔录。根据监控记录,8月7日,嫌犯曾春亮还在蕉坑乡自由活动。

  康芸认为此案一开始并没有受到足够重视,“从我的立场看,(公安)是否存在渎职,不是我说了算,希望检察院等部门介入调查是否存在渎职的情形。”

  02

  作案动机引人猜测

  凶案发生后,康芸一直想不通为何自己和善的父母会被陌生人杀害。

  综合曾春亮曾经因偷东西入狱几次,且案发后家中丢失了手表、手镯等物品,她猜测凶手作案动机与偷窃行为有关。

  记者查询裁判文书网发现,曾春亮曾两次因盗窃罪坐牢,分别获刑十年和八年半。最近一次,还因能认罪悔罪,完成劳动任务获减刑7个月。刑期自2012年6月13日至2020年5月12日止。

  公开报道显示,今年5月出狱后,村委会工作人员曾张罗着给曾春亮找到一份工作,是在附近一个工业园区某厂子里打工,一个月工资三四千元,包吃包住。“但他认为工资少,不愿意干。”

  从工业园区回来后,曾春亮去了其他城市,“他有(田)地,但他从来不务农。”曾春亮没有成家,房子因多年没维修倒塌。他父母已经都不在了,兄弟们常在外务工。曾春亮从十几岁就出去打工,在家时间少,和村民接触也少。

  03

  抚州公安微博怼网友

  潇湘晨报记者注意到,自从康氏夫妇遇害后,其亲属发声意愿积极,公开在社交平台讲述案发经过,引起广泛关注。每一条动态下,都有大规模网友留言,呼吁尽快抓捕嫌犯。

  与此同时,几张抚州公安在微博上与网友争辩的截图引发热议。对于网友犀利留言“当地警方一开始就不重视”,抚州公安回复道,“群众的力量是无穷的,当警力有限的时候,我们真诚希望更多群众加入我们的队伍。”

  人民日报海外版旗下账号侠客岛发表评论称,“面对这种悲剧,群众有质疑是很正常的。”

  “政务微博是与群众沟通的桥梁纽带,不应成为‘与网友对线’的阵地。在案件未破、当地群众人心惶惶、且此前案件处理流程遭受质疑之时,贸然讲‘自有公道’和‘希望优秀的人民群众帮助抓捕逃犯’这样的话,可能操作人员一时爽、‘有性格’,但有损警方专业性与公众形象。眼下的当务之急,当然是及早把嫌疑人抓住。没有人愿意再看到血的代价。”

  “7月22日受害人报案后,警方是如何开展侦查工作的?从报案到此后一系列命案发生的这几周时间,嫌疑人为何没有被控制?是判断失误没有尽早行动,还是证据不足不能抓捕?有没有家属认为的那样存在警方不作为的情况?这些质疑,显然需要当地乃至更高层级的官方出面调查澄清。否则,不仅无法给无辜的受害者以交代,更可能损害警方的公信力与权威,成为多输局面。”

  04

  连续作案无确切说法

  正当大家还震惊于江西山砀入室凶杀案时,有媒体报道杀人嫌犯曾春亮在逃过程中又作案,一名驻村扶贫干部被害,还有一名23岁辅警在盘查过程中遭遇车祸牺牲。

  针对8月13日扶贫干部遇害是否是曾春亮所为?潇湘晨报记者注意到,警方一直未给出准确说法,不少媒体已把这两起凶杀案嫌疑人认定为曾春亮。此外,据媒体报道,乐安县检察院已提前介入山砀镇杀人案。

  遇害干部的同事张亮(化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曾春亮杀这个干部是怎样的状态?跟他无冤无仇啊,桂高平在村里都是给村民办实事的,杀人家干嘛?希望警方能够揭开凶手的杀人动机,在审讯后够给予公众解答。”

  遇害干部的外甥女称,案发地村委会那边没有监控,家属是接到警察通知,才知道桂高平遇害。

  曾春亮落网当晚,有媒体询问乐安县官方是否就曾春亮落网一事召开新闻发布会,乐安县委宣传部相关负责人答复:“目前没有接到消息。”

  05

  嫌犯落网时称“我是自己出来的”

  康氏夫妇遇害第八天,嫌犯曾春亮在江西省乐安县山砀镇航桥村十字路口被抓。

  其间,当地警方重视程度不断增加,乐安县公安局将通缉悬赏从5万元提高至30万元,并对外称:“围绕曾春亮的抓捕在当地展开,公安、武警、民兵等千余人加入,设立多个卡口,深入当地山林,进行地毯式搜捕。”

  关于抓捕现场,有媒体报道:这里山林密布,有多条小路从村镇直通山林,每个卡口有十余人把守。民兵们基本都备有一根1米多长的木棍,他们不分散,集体驻守卡口、进行搜捕。警方依靠最原始的人力与警犬进行搜捕,也依靠无人机、热成像现代科技。

  关于嫌犯落网画面,多名目击者描述,曾春亮骑一辆摩托车在卡口被十余名民警拦下后,主动停车、举手做投降状,还说,“我是自己出来的,如果我不出来,可能十天半个月你们也找不到我。”现场视频显示,警方控制曾春亮后问他,“叫什么名字。”曾春亮回答:“等一下再讲嘛,我就站在这里,不要急嘛。”

  康芸表示,曾春亮被抓时头戴的鸭舌帽是他们家的,应该是被曾春亮偷走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她说:“我们家经历了9天的煎熬,在很多人看来,这可能是9天,但对于我们三兄妹来说,这是一生的痛苦。”

  06

  警方回应“庆功”

  警方抓捕曾春亮的消息不胫而走,当天下午引来很多村民的围观。有网友录制人群围观的视频,指责警方忽视了被害人家庭尚处于悲痛中,在不恰当的时候“庆功”。

  对此,潇湘晨报记者联系上当地警方,对方回应称:“当时情况是这样子的,因为抓到人我们老百姓也比较高兴,因为毕竟在外面很危险,所以抓到人群众自己很高兴,然后有人以为我们在庆功,我们只能这么理解 。”

  “并且,昨晚我们也有前往受害者家属家进行慰问。这个事我们心情依然是很沉重的,包括我现在和你说,我心情依然是很沉重的,也没有什么心情说去庆功吧,我只能这么说。”

  此外,对于曾春亮被捕时说如果不是他自己出来,可能十天半个月都抓不到他。警方表示:“我们抓到的每一个人估计都这么说,这种话我们听得特别多,不以为意。”

  至于网传曾春亮下山是因为母亲去世,这一说法更是纯属捏造。上述民警表示,他父母已经去世很多年了。